1. <button id="zodi4"><acronym id="zodi4"></acronym></button>
    <th id="zodi4"><pre id="zodi4"></pre></th>

    <span id="zodi4"></span>
  2. <span id="zodi4"></span>

    歡迎訪問哈爾濱工業大學新聞網!

    放棄北大清華的上海少年,將進入哈工大紫丁香學生微納衛星團隊

    2019年07月05日 17時37分07秒解放日報瀏覽次數:599

    上海市控江中學學生

    嚴一粟

    高考618分

    (上海高考滿分660分)

    居全市前50名

    他婉拒了北大清華的橄欖枝

    最終報考哈爾濱工業大學

    探測制導與控制(航天方向)

                    

        “

        “初心”來源于佛家用語,闡釋的是人內心最本源的動力。“不忘初心”,便是貫穿始終的堅守自己的信仰或是思想。這種堅定來自與生俱來的信心和無謂風塵的巍然。“不忘初心”方能“砥礪前行”。

        摘自 嚴一粟《 在楊浦區共產主義學校寫下的感言》

        ”

        “有考生放棄了清華北大上了哈工大”,這一度成為上海招考季的一則“奇聞”。在家長群、校友群中流傳。某論壇上,網友為嚴一粟爭了好幾頁:

        “不知道他將來是否會后悔,理想不能當飯吃。”

        “這不是很正常嗎,清北又不是每個專業都是最好的。”

        “選擇最適合自己的,為這個孩子點贊。”

        “從院校整體知名度來說清北是最高學府沒錯,但從專業領域來說,哈工大的探測慣導衛星測控也是最高。”

        “我自己沒有這個覺悟和能力,我很佩服能保持初心為自己的夢想奮斗和努力的人。”

        “人各有志,為了理想放棄最高學府邀請。沒有對錯之分,只有適合不適合。”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

    05:30

        高考分數剛剛出爐,上海市控江中學應屆畢業生嚴一粟考了618分(上海高考滿分660分),居全市前50名。

        嚴一粟的媽媽婉拒了北大清華遞來的橄欖枝。她很清楚,兒子的志向是做航天,他的理想高校是哈爾濱工業大學。

        “考生放棄清華北大上了哈工大”一事,讓哈工大上海招生組組長劉仁輝感慨,這明明是一個正常選擇,卻被人議論紛紛。

        “我們也該反思,社會是不是對分數看得太重?所有的頂尖名校都有自己的專長,我們不能認為,考出高分的考生,只有上那幾所固定的名校才是正常的。”

        擇校完全是跟我的理想掛鉤

        嚴一粟最終報考的是哈工大英才學院,專業為探測制導與控制(航天方向)。

        該學院招生不超過200人,采用本碩博貫通式的創新人才培養模式。

        “擇校完全是跟我的理想掛鉤,我有一個從事航天的理想,所以我會放棄北大清華。”在上海控江中學校友為他拍攝的視頻里,嚴一粟戴著眼鏡,劉海遮住額頭,看起來斯斯文文。

        但他把自己比作巖石。“巖石比較堅硬,堅硬在我的內心、我的思想。堅持那些我認為并且大家也認為是正確的事情。”

        他的堅持就是航天。

        航天夢始于小學。那天,嚴一粟在家全程觀看了神舟七號載人飛船的發射。

        觸動他的,不是宇航員,而是坐在飛控大廳里的那群人。“那么多精密的儀器擺在他們面前,他們操作得那么從容。”

        后來,嚴一粟慢慢了解到航天事業是我國的強項,也是我國需要一直保持下去的強項。“我愿意去走航天這條路。而且,要進入國家內部。”

        嚴一粟父親的一位學生畢業于哈工大,如今在航天系統工作。從這位航天人口中,嚴一粟了解到哈工大和中國航天的淵源。

        “在航天系統中,哈工大畢業生是最多的,這點很有說服力,堅定了我報考的決心。”

        分數只決定了你選擇大學的范圍

        劉仁輝記得,他第一次見到嚴一粟媽媽是在6月14日。

        那時高考分數還未揭曉,但在招生咨詢會現場,嚴媽媽替孩子表達了對哈工大“特別強烈的愿望”。

        “出成績后,618分。”劉仁輝給嚴媽媽發了兩句“恭喜”,心里也在想,恐怕這孩子不會選擇哈工大了。

        但嚴一粟卻對分數看得淡然。

        他說,高考成績確實比預估的高一些,但沒想過改變一開始的選擇。因為他的選擇標準就一條——選自己想學的專業,和專業實力最強的高校。

        “分數只是決定了你能選擇大學的范圍,在這個范圍內,你做的選擇更應該聽從自己的想法。每個人都應該有使命感,而且我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使命感。”

        走在想走的道路上,嚴一粟覺得自己身上扛著旗幟,那是戰旗。他在向自己想去的地方前行、沖鋒。

        哈工大招生辦主任邢朝霞說,這個招生季,她聽說了不止一個“嚴一粟”。

        在四川、在黑龍江,都有全省排名前兩百的學生,沖著航天專業,一定要上哈工大。

        再開學,他將踏入哈工大,進入學校頗負盛名的紫丁香學生微納衛星團隊。

        這是一個給大學生開展科技創新活動的開放平臺。該團隊指導老師郭繼峰也已經和嚴一粟溝通。“來我們這后,他能以大學生的身份,參與衛星的研制、發射。”

        之前,郭繼峰已經為嚴一粟寄去了五六本書。

        有錢學森先生的傳記,有專業基礎書,還有人工智能導論……“總之這個假期他會過得很充實。” 郭繼峰笑。

        “分數只代表過去,說明自己高中階段學得還不錯,到了大學一切清零,需要更加努力。”嚴一粟說。

        (向上滑動啟閱)

        “理想不是一句口號,更是一場修行”

        ——訪上海控江中學應屆畢業生嚴一粟媽媽

        科技日報:孩子什么時候告訴你們他有做航天的想法?

        媽媽:小嚴從小就比較喜歡國防軍工,小時候我們也經常帶他去上海科技館和各類軍事博物館。“神七”發射的時候,他很明確地告訴我們,說爸爸媽媽,我喜歡這個。我說,你要做宇航員嗎?他說,不是的,我特別喜歡大廳里的科學家。既然孩子有這個想法,那我們就鼓勵他。

        初中時,他參加了學校的業余無線電社團,他很喜歡,做得也不錯,拿到過一些獎項。后期,他慢慢就想去做一些和控制有關的事情。

        高一的時候,他班主任來家訪,問他以后的方向。他就很堅定地說,要走國防軍工,做航空航天方向。

        科技日報:作為家長,你們對孩子的航天夢是什么態度?

        媽媽:孩童時期的夢想是最純真最沒有功利性的,作為父母,最大的心愿是他身心健康、平安喜樂。他有這個夢想,而且不為成長中的很多東西所迷惑、所動搖,一直堅持到了高中。那么,我們愿意盡最大可能去成全他的理想,維護他最本真的初心。

        他高中的時候就會去了解不同學校航天專業的特點,最終堅定地選擇了哈工大,不像有些人以為的,是“一時沖動”。最后高考分數是比較高,但如果因為分數高就放棄自己一直以來的選擇,那也許才是真正的“一時沖動”吧。

        科技日報:那嚴一粟也很清楚,自己選擇航天專業以后,可能會面對什么嗎?

        媽媽:理想不是一句口號,更是一場修行。除了專業領域的知識技能,每個行業也有自己需要的特質:職業操守、價值觀、性格、人品、心態、耐挫力(逆商)、心理調適力等等,而往往后者才是你能走多久、多遠的決定性因素。

        我們很早以前就跟小嚴探討過未來可能會面對的許多種情況。

        這一次你經受住了所謂更好平臺的誘惑,那么下一次呢?諸如若干年后和同學聚會,他們名校光環加身,如果你默默無聞,陷入事業上的瓶頸,你怎么想?如果你在行業里有所建樹,但出于保密的原因一個字不能吐露,只能聽其他人夸夸其談,你怎么想?還有,未來國家如果有需要,你必須去往大漠戈壁深山之中,你怎么想?……我們把可能碰到的事情,全部都掰開揉碎攤在他面前。

        他的回答是:我所擁有的,是別人所無法擁有的;而別人擁有的,我一定會有能力擁有,問題只在于我想不想擁有。

        我們引導孩子“知己知彼”,讓他對可能面對的一切有心理準備。孩子有夢想,家長要做的,不僅僅是鼓勵和引導,也要提醒和監督,讓他的能力和夢想能夠匹配。否則,夢想就是“葉公好龍”,說說而已。

        科技日報:其實很多家長都會有名校情節,比如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上北大清華。

        媽媽:北大清華非常棒,你去不去,選不選,他們都是“神”一樣的存在。但其他學校也有自己的特色,也有它自身的不可替代性。而我們喜歡的,恰恰是哈工大所獨有的不可替代性,就這么簡單。之所以有人關注和議論,說到底不過是因為,當你的分數能夠達到清北這一級別時,很少有人會不選擇他們罷了。但這就跟談戀愛一樣——汝之砒霜,吾之蜜糖,僅此而已。

        科技日報:可能有些人還是會對你們的選擇有其他看法。

        媽媽:我們也聽過各種各樣的議論,但我們覺得完全沒關系。對熟悉小嚴的叔叔阿姨和老師來說,這個選擇太正常了。

        也有朋友截屏給我一些網上的討論,我跟小嚴說,主流的還是比較正能量的,但對不同的聲音更要感謝。因為這些給了你歷練的機會,都是寶貴的人生財富。更何況它們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未來你還會碰到更多更深刻的考驗。

        我個人覺得,不要“唯分數”“唯學校”論,分數并不能完全代表學生的能力,教育也應該百花齊放。在這點上,我們由衷地感到幸運,孩子就讀的控江中學從來都支持學生的人生規劃,尊重每一個孩子的個人意愿。這不僅是對孩子的包容尊重,更是學校師道傳承的風骨和自信的展現.

        人生啊,做自己喜歡的事才是最幸福也是最可能經受得住挫折的。我和孩子爸爸希望,孩子未來的職業不僅僅只是他謀生的手段。

        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安喜樂、身心健康,我也想告訴家長們,在自己的能力范圍內,盡力尊重孩子的意愿,也是一種選擇。


    編輯:李宜春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哈爾濱工業大學新聞網官方網站。
    官方微信

    哈工大報

    工大視頻

    哈工大人

    最新發布

    抖音福利全网最全66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