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video id="7qhe6"></video>

      <mark id="7qhe6"><div id="7qhe6"></div></mark>
      <source id="7qhe6"><mark id="7qhe6"></mark></source><sub id="7qhe6"><kbd id="7qhe6"></kbd></sub>
    1. <b id="7qhe6"></b>

          歡迎訪問哈爾濱工業大學新聞網!

          理解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三重邏輯

          2018年12月24日 19時31分34秒新聞網瀏覽次數:308

            哈工大報訊(徐奉臻/文)黨的十九大報告做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重大判斷,提出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之后,“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黨章。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成果中,以偉人名字命名的成果有三項:一是讓中國人站起來的毛澤東思想,二是讓中國人富起來的鄧小平理論,三是即將帶領中國人強起來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路徑,既呈現近代以來中華民族奮斗史,又折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建構的歷史邏輯、理論邏輯及實踐邏輯。把握這三重邏輯,有助于深化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認識。


            一、理解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歷史邏輯


            馬克思說:人們創造歷史“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從過去承繼下來的條件下創造”。就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而言,其“過去承繼下來的條件”,就是習近平所強調的“走過的路”,即起于近代初期仁人志士圍繞“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國家富強和人民富裕”的歷史任務所進行的探索。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近代以來中華民族最偉大的夢想”,“中國夢是歷史的、現實的,也是未來的”。貫通歷史、現實和未來的中國夢,就是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國家富強和人民富裕。在近代以來中國出路探索中,中國夢先后被探索者具體化為洋務夢、立憲夢、共和夢等,結果都泥牛入海。

            中國共產黨從成立伊始,就肩負起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使命,創造性地將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踐相結合,帶領人民進行艱苦卓絕斗爭,取得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完成“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的歷史任務,讓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

            現代性是具有選擇性的。近代以來的中國歷史,就是一部選擇史。其中,一部近代中國歷史,就是中國人民站起來的歷史。馬克思主義理論、社會主義道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既是近代三大歷史性選擇,又是中國人民站起來的主要原因。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來的現代歷史中,如果說歷史和人民選擇的改革開放是讓中國人富起來的不二法門,那么歷史和人民選擇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是承載著中華民族復興希望的必由之路。由此可斷,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既是一種宣誓,又是一種告別。其所宣誓的是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構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其所告別的是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探索能讓中國夢夢想成真的現代化新路,也即安德魯·芬伯格(A.Feenberg)所言的“創造出一種適合于中國的可選擇的現代性”。


            二、理解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理論邏輯


            恩格斯說:每一個時代的理論思維,“都是一種歷史產物”。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中的“新時代”,既承前啟后又繼往開來,是近代以來中國歷史發展的一個特定時段。。其所承之“前”,其所繼之“往”,是在習近平所言的“走過的過去”中實現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一次次飛躍。

            毛澤東曾把“與時俱進”的馬克思主義稱為“香的”和“活的”馬克思主義,把“教條主義”的馬克思主義稱為“臭的”和“死的”馬克思主義,并強調“空洞抽象的調頭必須少倡,教條主義必須休息,而代之以新鮮活潑的、為中國老百姓所喜聞樂見的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雖然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生發背景和形成條件都迥然相異,但它們都是不同時空條件下“香的”和“活的”馬克思主義。

            通常,理論具有三項功能:觀察時代,聆聽時代的聲音;解讀時代,切中時代的問題;引領時代,回應時代的呼喚。理論的魅力和生命力,在于其能夠成為認識和解決時代問題的有效工具。作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成果的毛澤東思想,是關于中國革命和建設的理論。在毛澤東思想引領下,中國共產黨率領各族人民取得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確立社會主義基本制度。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構建中,中國共產黨人基于“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圍繞中國建設社會主義、鞏固和發展社會主義的基本問題、什么是社會主義和怎樣建設社會主義、建設什么樣的黨和怎樣建設黨、實現什么樣的發展和怎樣發展等問題,先后推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系列成果。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結合新的時代條件和實踐要求,堅持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審時度勢、與時俱進,圍繞“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什么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時代課題,推進全面深化改革,形成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不僅深化了對共產黨執政規律、社會主義建設規律、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認識,而且為實現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了行動指南。


            三、理解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實踐邏輯


            馬克思說:“理論在一個國家的實踐程度,總是決定于理論滿足這個國家的需要的程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對國家需要的滿足程度,主要體現在該理論適應了新時代中國現代化建設的需要。

            黨的十九大報告將“推進現代化建設”與“完成祖國統一”、“維護世界和平與促進共同發展”確立為未來三大歷史任務。在新時代推進現代化建設,與以往的現代化實踐有所不同,“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已經轉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結合黨的十九大報告,可將新矛盾的表現概括為:發展模式轉換、增強創新能力、生態環境保護、解決民生領域短板、提高社會文明水平、推進全面依法治國、加強黨的建設等問題。在新時代“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就是在解決這些問題的過程中推出新思路、新方法和新布局。

            列寧說:“馬克思主義者必須考慮生動的實際生活,必須考慮現實的確切事實,而不應當抱住昨天的理論不放”。新的社會變遷,一定撫育和催生指導新社會變遷的新理論。切中“現實的確切事實”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圍繞新舊矛盾的轉換,進行現代化的新布局:目標和任務是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路徑和舉措是實施“五位一體”的總布局和“四個全面”的戰略布局,不斷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等。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這些目標和任務、路徑和舉措被具體化為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方略,即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堅持全面深化改革、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人民當家作主、堅持全面依法治國、堅持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堅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堅持“一國兩制”和推進祖國統一、堅持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和堅持全面從嚴治黨。

            關于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引領下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方略的實踐取向及現代性表征,黨的十九大報告用“三個意味”和“五個時代”加以描述和展望。“三個意味”是:意味著近代以來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飛躍,意味著中國在世界上高高舉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意味著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五個時代”是: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繼續奪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的時代,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時代,逐步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時代,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時代,不斷為人類做出更大貢獻的時代。

            馬克思說:“理論一經掌握群眾,就會變成物質力量”。促進共識,是理論掌握群眾的主要途徑。綜上可見,從歷史邏輯角度理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重在基于近代以來的歷史嬗變揭示其形成的背景與條件,有助于把握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生發的必然性;從理論邏輯角度理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重在基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進程明確其定位及特點,有助于把握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具有的創新性;從實踐邏輯角度理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重在基于中國鮮活的現代化變遷實踐闡釋其所具有的價值及功能,有助于把握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意義與貢獻。(原載于《奮斗》2018年第5期)


          編輯:李雪健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哈爾濱工業大學新聞網官方網站。
          官方微信

          哈工大報

          工大視頻

          哈工大人

          最新發布

          抖音福利全网最全66合集